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瓶邪】长大

#五岁小奶瓶x幼师邪#
#ooc#
#祝大家七夕快乐新年快乐稻米节快乐#
#感谢供梗 @不进上中不改名 #

1.
       “吴老师,你们班新来的那个小朋友到门口了,你去接一下。”
       吴邪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工作起身走出办公室。
       远远望见幼儿园大门就觉得奇怪。一位妇女和小男孩分别站在大门两边,一个低头看手机,一个双手抱胸望着天发呆,气氛极为尴尬。
       那妇女看见有人来了似乎是如释重负,向吴邪礼貌地笑了笑:“老师早,张起灵就拜托你了。”吴邪点点头和她客套了几句,看见那个叫张起灵的孩子一声不吭地走到他身边,仰着脸打量他。瘦瘦小小的样子,像是有些营养不良,长得倒是干净而讨喜。吴邪低头笑了笑,牵过他的小手:“来,我们要走了,和妈妈说再见。”
       张起灵的手很凉,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方才顺从地任吴邪牵着往回走,张了张嘴却并未言语。吴邪尴尬地回头,发现那位被他自然而然地以为是孩子妈妈的妇女已经走远了。
       “我没有妈妈。”张起灵被吴邪牵着的手无意识地攥了攥,声音冷淡得不像一个五岁的孩童,“她是孤儿院的阿姨。”
       怪不得。“那也应该有礼貌地道别呀。”
       张起灵没再说话。吴邪偏了偏头,看着他一脸恬静地牵着自己的手,心底忽然没由来地生出一丝怜惜。
       刚巧那孤儿院的阿姨从围栏外面匆匆走过,瞥见里面的场景不由得奇了,明明这讨人厌的小鬼和谁都保持着起码半米距离的?

2.
       整个上午张起灵除了一句自我介绍之后就没再说过一句话。吴邪原以为他是怕生,仔细观察之后发现这孩子总是以一种令人有些毛骨悚然的警惕眼神看着周围,方才意识到孤儿院的孩子被送到公办幼儿园本就不太寻常,他大概是在孤儿院里经历了些什么。
       孩子们天生敏感,很快对张起灵表示敬而远之。分组活动的时候和张起灵分到一组的一个小胖子可怜巴巴地望着吴邪,几乎要哭出来了。吴邪叹了一口气,给他重新安排了小组,亲自过来陪着被排斥在外的张起灵。事实上吴邪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待这个明显早熟的孩子,只能一边陪着他搭积木一边找些他可能感兴趣的话题,随时留意着不能用以往骗小孩子的语气说话。好在张起灵的眼神看起来不像厌烦,有时也回答几句,让吴邪显得不那么像在讲单口相声。
       只不过张起灵一个人搭出的积木过于精细复杂,吴邪有些担心他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天才自闭症儿童,午休的时候特意去翻了张起灵的资料。还好,没什么精神疾病,却是无论如何都打听不到那家孤儿院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3.
       几个月来吴邪一直在尝试各种方法想让张起灵融入集体,最终极其挫败。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某次开展了一个让小朋友们扮演小老师的活动。轮到张起灵的时候他站在讲台上沉默良久,生生用气场逼得台下的孩子们不笑场。吴邪有意逗他,摸摸兜里还有一颗水果糖,举起来问:“老师,我可以吃糖吗?”
       “不可以。”张起灵严肃地没收了吴邪手里的水果糖,然后淡定地丢到自己嘴里。
       吴邪终于没绷住笑出了声。
       张起灵冷漠地把糖咬得咔嚓响,嘴里含混不清地问:“肿么惹?”
       吴邪一边笑一边摇头,心想以前没发现这孩子居然还有点可爱。

4.
       张起灵依旧是不喜欢和其他孩子们玩,只不过经过吴邪的这番努力,似乎独独接纳了吴邪一人。在一个人发呆之外他也开始喜欢往吴邪身边跑了,并不算粘人,充其量是自由活动的时候绕开成群玩闹的孩子们坐到吴邪身边去,或是午休的时候倒影突然出现在吴邪的电脑屏幕里。
       不知为什么,对于张起灵这孩子吴邪总是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怜惜与喜爱的感觉。开始他还会故作严肃地责问张起灵为什么不去午睡,到后来已经任凭他在明明应该和同学们在操场活动的课上坐在吴邪办公室里逃掉一整节课了。
       虽然说幼儿园的课程并不重要,但作为老师如此这般鼓励逃课还给吃糖,甚至在办公室没有空余椅子的情况下让张起灵坐在自己腿上,一手抱着一手继续打字……以园长的话来说,“根本就是宠上天了”。
       老师也是凡人,有几个偏爱的孩子当然不可避免,但看着吴邪越来越过分的行为,园长还是找他谈了一次话。
        “恃宠而骄这四个字,家长不明白也就算了,你这个专门搞学前教育的也不明白吗?”吴邪承认园长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怎么办呢,他发现自己只要一看见张起灵远远地看着自己,就忍不住嘴角上扬,忍不住想招手把他叫过来抱在怀里。他想他也许有点对那些家长感同身受了。
       “幸好这是在幼儿园,要是在高中那就有师生恋的嫌疑了,到时候你的事儿就大了。”园长以一句玩笑式的威胁结束了谈话。

5.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吴邪觉得自己偏心张起灵并不算坏事,却仍是传进了不少家长的耳朵里。
       有家长开始投诉,过激的则直接找上门来。某次张起灵小朋友来找吴邪的时候正巧看见缠着人不放的家长。他躲在门后静静地听了大半,而后转身离开,约摸二十分钟后方才回来,一声不吭地等着家长骂完。
       吴邪打发完人已是精疲力尽,起身想泡杯茶缓缓,发现张起灵已经捧着茶杯进来了,示意他走到办公室窗边上。窗户有点高,小孩子即使踮起脚也只能勉强够到。吴邪接过茶杯放在一旁,弯腰把张起灵抱了起来以便他能够看清楚:“怎么了?你想看什么?”
       “看着那辆车。”张起灵朝停在幼儿园门外的一辆车扬了扬下巴,很明显是刚才那家长的。
       几分钟后那家长钻进了车子里,缓缓启动,开了十几米后忽地停了下来。离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明显看到车子的一个后轮完全瘪了,那家长骂骂咧咧地下车查看。
       强行把起初大快人心的感受压下去之后吴邪愣了足足有一分钟,又喝了口尚温热的茶:“……这不会是你干的吧?”
       张起灵点点头,摊开手掌给他看剩余的几颗钉子。
       “可以啊你……”吴邪把内心真实想法脱口而出之后方才感觉不对,绷回一张严肃的脸补救,“但是以后不能这么干,这是不允许的。”
       意料之中的,张起灵根本不吃这一套转身盯住吴邪的眼睛,冷冷地吐出一个不字。
       吴邪看着他稚气的脸庞和与之截然相反的冰冷眼神,忽然没由来地笑了,摸摸他的头发:“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好了,回去睡午觉吧。”
       张起灵看了吴邪几秒后顺从地任他抱着往午睡室走。
       毕竟还是小孩子,本该午睡的时候溜出来干这么多事也累了,吴邪没走几步就发现肩上落了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腾出一只手来给他顺顺毛,多想这孩子就停留在这么个可爱的年纪不再长大。
       但吴邪没有听见张起灵闭着眼睛伏在他的肩上,一只手攥住他的衣领悄悄地说:“等我长大了,没有人敢动你一根手指。”

评论(1)
热度(63)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