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王喻】调色板(中)

#画家王x医生喻#

【王喻】调色板(上)

(上篇居然还是王杰希生贺的时候,可见我是有多懒…)

 

       这个城市那么大又那么小,两个人有可能一辈子都不曾相遇,也有可能在某一天后几乎天天相见。

       “咦,你也在这里?”

       “嗯,真巧啊。”

       巧合中人为与天意究竟各占几成,惊讶的相视中究竟几分真实几分了然,只怕王杰希和喻文州都说不清楚。但(这事实上只是某辞懒得写了的瞎扯)他们最终还是各怀鬼胎地熟络了起来,作为彼此不多的朋友之一。

 

       喻文州下班路上会经过一条栽满银杏树的街道。秋天枝头缀满金黄,几阵秋风过后,落叶便铺满了道路。清洁工刻意没有打扫,任孩子们踩着落叶追逐嬉戏,行人们捡起心仪的银杏叶夹在书中当作书签。

       这样的画面自然也会吸引不少画家和摄影家。好比这天喻文州刚巧遇见了正带着几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写生的王杰希。据他所知王杰希开了一家画室,似乎就在不远处,那么这些应该就是画室的学生了。

       王杰希画画的时候,眉头不自觉地蹙起,眼底映照出橙黄的光,不知是落日还是银杏叶。喻文州在他的斜后方望去,恰好看见那小半张脸笼罩在夕阳的光晕里,几乎要以为这才是一幅画了。

       大画家创作不便打扰,喻文州安静地立在原地欣赏这本身就充满艺术感的作画过程。色彩起初看来是杂乱无章的,斑斓的画纸像是被混有各种颜料的大雨淋过一般。不知在哪一秒后,色彩仿佛被注入了生命力,渐渐能够看出其间的呼应与关联,画面也变得清晰起来。几个孩童在树干间嬉戏,盘旋的落叶在他们身遭起舞。画纸左下角的男人安静地注视着整个画面。

       喻文州想不通为什么要画这个男人,他在眼前的现实画面中并不存在,而且虽说男人和周遭的夕阳与落叶契合得分外有种说不出的美,却是明显和整幅画不太搭调。不过问题是,定睛再一看,为什么这人和自己那么像……喻文州尚还没有跟上王杰希的思路,不自觉地发出了点声响,便见后者偏过头来对他笑了笑。

       原来这家伙早就发现了。然后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画进画里,简直像是玩捉迷藏的小孩子得意地喊着“看到你啦”。喻文州心下对王杰希幼稚的行为表示无语,耳廓却又不由自主地浮出一层薄薄的红。也许是为方才不明所以时对画中男人的评价。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在你盯着我发呆的时候。”王杰希以一种半开玩笑的语气淡淡道,偏偏面部表情又正经得全然是个认真负责的好老师。

       喻文州微一愣神,而后弯弯眼眸,嘴角不动声色地上扬起弧度:“王老师的确比这画要好看几分呢。”不远处的几个女学生听见了这话偷偷地笑了起来,互相交换了几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王杰希手下动作一顿,无语地瞟了一眼喻文州,后者含着笑意的眼神不躲不闪地对上他的视线。喻文州的睫毛很长,王杰希及时地收回视线,仍觉得心尖被他有意无意地搔弄了一下,方才带着几分促狭的尾音不依不饶地萦绕在耳边。

       那帮学生都正是好奇心和八卦心最旺盛的年纪,下了课一窝蜂地涌到喻文州身边,旁敲侧击地询问喻文州和他们王老师的关系,甚至要得寸进尺地邀请他待会儿一起聚会唱K。王杰希收拾完东西三言两语解释了一下,说是本期最后一次课大家一起吃顿散伙饭,说罢正想替喻文州回绝掉,没想到人竟然一口答应。王杰希当下又无语了半秒,只得任凭几个平素活跃的学生叽叽喳喳地簇拥着喻文州回画室放了画具。

 

       学生们围着水池洗画具的期间,王杰希把自己的画摊在桌子上端详:“可惜了,画了你之后整个结构就不对了……果然不能仅仅贪图好看的画面啊。”

       所以画了自己只是为了那个时候逗我玩玩?喻文州失笑着叹了一口气,真心搞不懂这人到底是幼稚还是什么,以至于后知后觉地察觉到另一点。好看的画面?自己?不等人反应过来,王杰希已经熟练地将画有喻文州的一角裁了下来,随手将其余部分扔进垃圾桶,一边把这幅小画递给喻文州:“喏,这样就很不错了。”

       惊讶的目光在喻文州的眼底一闪而过,不待人发现便已恢复了平静,有意含着笑意望着对方的眼睛看,接过那幅画时指腹似是无意间摩挲过人手心。

       “谢谢…”

       “…杰希。”

       王杰希的呼吸一滞,此刻喻文州的声音配上那称呼生生令他的心脏漏跳了半拍。

       好在收拾完东西的学生们及时回来了。王杰希在带着他们步行至附近的一家酒店的路上仍在想着,喻文州绝对是故意的。

 

       附近的一家酒店里有几个包厢融合了KTV,正是本次他们聚会的地点。

       料到最后一顿饭王杰希不会怎么管他们,学生们一个个都肆无忌惮,大部分都围在看起来温温和和很好欺负的喻文州身边胡闹。王杰希淡定地坐在旁边玩手机,时不时帮学生夹菜倒饮料,提醒哪个学生点的歌快轮到了。实在是因为他没有想到喻文州居然能被他们灌醉了。

       怎么回事?王杰希见识过喻文州对待医闹笑里藏刀的模样,因而才放任不管的。这回是没估计准自己的酒量,还是疏忽大意了?

 

TBC

 

 

 

 

那当然是因为文州要借酒搞事情了呀

 

评论
热度(25)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