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王喻】调色板(上)

#画家王x医生喻#

#写不来恋爱故事只好瞎写,ooc预警#

#王杰希十九岁生日快乐#

 

       周末。关了闹钟却依旧被生物钟驱使着早早醒来。王杰希翻了个身又躺了两分钟后起身戳亮手机,7:04。猝不及防地被空调的冷气冻得一激灵,脑壳两侧酸胀欲裂,手心滚烫。想想感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认命地起床,打车去附近医院。

       院方在医院底楼的墙上搞了个名医墙,大抵是为了宣传医资,也方便有需要的患者对症寻医。王杰希披上出门前随手带上的薄外套快步走过,余光掠过墙上那几十张西装革履的职业照。蓦地停住,视线搜寻片刻停在其中一张照片上。艺术家特有的敏感令他在这张照片上感受到了分外熟悉的气质。王杰希将手插进外套口袋里,努力在脑中寻觅那种气质的来源。短时间内他并未成功,却是对它感到愈发地熟悉和重要。王杰希有种预感,这种东西也许能够构成自己创作的稳定与平衡,因此他并不打算过早地将它抛之脑后。

       视线下移落到文字上。

 

       姓名:喻文州

       科别:脑科

       擅长领域与主要……

 

       王杰希没有多想什么,上楼挂了喻文州的专家门诊。439号,还是大清早,想来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轮到自己,便顺道将正事办了。取完消炎药回来前面竟然还有一百多号。王杰希扫了眼人满为患的等候厅,靠在正对着喻文州诊室门口的墙上,盯着门口旁边贴的相似照片出神。

       这次他想起来了。

 

       还是在学生时代的时候。艺考前夕,王杰希一个人跑出去画夜景,回宿舍的路上看见车站旁路灯下站着一个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似乎是在等车。当下愣住,他在离车站几十米外停下脚步,不由自主地屏息宁神。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画面,却意外地传达出一种浓烈的宁静与温和。路灯橘黄色的柔光刚好笼罩住少年一人的身影,与周遭钢筋水泥构成的阴冷的黑形成强烈对比。

       王杰希藏在一条小巷转角的黑暗中,少年并没有发现他。鬼使神差的冲动驱使着他在画架上铺好白纸,小心翼翼地打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就地创作。初下笔时王杰希有些慌乱,想着对方不知何时就会离去,快点打好草稿回去后再细化。然而画着画着却愈发沉醉其中,仿佛世间独剩他们两人。想来深夜的公交车也着实少,不知过了多久少年依旧站在那里,干干净净的T恤牛仔裤,也不换个姿势,看上去不急不躁。王杰希笑了笑,低头继续专注于画面。他笔下的那个小身影单薄而强大。画完最后一笔,再抬头时少年已不见踪影。王杰希微一愣神,收好工具踏上回家的路。

 

       算算年龄似乎差不多,当年的那个少年就是喻文州吗?彼时王杰希依旧盯着那张照片,在脑海中将照片上的人与那幅画中的少年替换,分外契合,反而还多了一分令人心安的感觉。

       广播里终于响起王杰希的名字:“请439号王杰希到……”恰好眼前门被打开,上一位病人道着谢出来,王杰希便自然地走了进去,拉开椅子坐下。

       “您有些什么症状?”

       “头疼。”王杰希无比淡定地递予病历本,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在喻文州无意识转笔的手上。

       “能具体一点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频率和剧烈程度如何?”

       是一双白皙而修长的手,骨节分明,煞是好看。“今天早上起来。嗯……昨天感冒了。”王杰希见转笔的手一顿,诚实地补充。

       “我觉得您的头疼应该只是感冒发烧的正常症状。”

       视线上移,白大褂看上去很整洁,衣领服服帖帖一丝不苟。“是。刚才去看过了。”

       对方愣了一下,再开口时语气已明显有些不悦:“那还来这边干什么?不要妨碍我们正常工作。”

       王杰希这边已是打量完毕,算是完成任务了,便准备道歉走人:“抱歉打扰您工作了,我马上就走。”

       “好的,”喻文州礼貌性地抬起头,恰巧对上那双标志性的大小眼,“——你是王杰希?那个画家?”

       “你知道我?”这年头艺术家远没有那些个偶像艺人知名度高,王杰希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

       “知道。那你……是来找素材的?”不知为何,喻文州的眼底重新浮现出笑意。他略放松了些许身子,喝了口凉透的茶。

       “算是吧。”

       喻文州本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得到肯定的答复。下意识地想问难不成是画我来的,面对眼前初次见面的人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我要的素材已经收集够了。那么,再见。”王杰希起身冲喻文州不咸不淡地点点头,关上门离开。

       喻文州第一次看到王杰希的画是微博里别人的转发。当时仅仅是觉得还挺好看的,随手点了个赞便继续刷微博,倒是一眼记住了头像上那双大小眼。这夜看完了王杰希的所有作品,竟是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直到看到最久远的一条,虽说是最为青涩的,画面却意外地美得摄人心魂。喻文州越看越觉得熟悉——那个灯下少年,为什么那么像自己呢?

       他慌忙否定了这个奇怪的想法,告诉自己仅凭背影,巧合的可能性很大。却是着实越看越像,无关画技,是一股熟悉的气质。

       事实上喻文州真正没有意识到的是,他从不因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心乱。

 

TBC

【王喻】调色板(中)

 

 

 

 

 

原本想着写完当王杰希生贺的

结果卡文了

感觉自己要江郎才尽

 

评论(3)
热度(26)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