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黑花】香梦长酣(下)

【黑花】香梦长酣(中)
#最后一次特别鸣谢(?)我宿命呕心沥血的改文 @裳九 

 

       黑瞎子随手抹了一把血——不错,后面没有人追来了,看样子暂时是甩掉了。虽然此时他应该一气跑出建筑群直到完全脱离危险,但他不得不停下来休整一下了。整整三天的周旋,在追兵的扫射下无休止地奔跑,他能活到现在其实已经是一个上天眷顾至极的奇迹。
       全身上下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好在努力避开了要害部位,可疼痛与失血过多仍令他脸色惨白。右手手掌在刚才已被完全打断,掌心处骇人的伤口中源源不断地流着血。黑瞎子撕下一块袖口草率地包扎了一下,由于伤口的不规则几乎没有起到什么好处——片刻后血倒是不流了,只是整个右手小臂都有些血液不畅的肿胀,估计是必须得截肢了。
       处理其他较深的伤口时隐隐听见了密集的脚步声渐近。心下突地一寒,单手撑地跳起正欲拔腿就跑时远处的子弹已到,不留神间伸出掩体的左小腿险些被打爆。黑瞎子脚下一软,不可避免地摔倒在地上后,一个打滚咬牙站起后开始没命地狂奔。

 

       解雨臣分明看到了不远处的黑瞎子,提着硕大的行李箱向他走来,一边招手一边笑着说着些什么。他踉踉跄跄地跑上前,扬手欲打那个无畏依旧的笑脸一巴掌,右手落下时触感却如同打破了空中的肥皂泡。黑瞎子?哪来的黑瞎子,他不过兀自对着一潭死寂的空气。
       他看见黑瞎子随着人流从飞机上下来,奔上前去却只是撞碎了一块空气。黑瞎子翘着二郎腿坐在候机厅的椅子上,看见他后起身走来,笑容满面地自他身体中穿过。黑瞎子与他擦肩而过,走出几步后站定,转身,一抹笑容从他脸上荡漾开来:“花儿爷,我回来了。”躯体却毫无征兆地湮灭在空气中。
       解雨臣看见上百个黑瞎子前赴后继地从机场的各个方向涌来,穿过墙面穿过人群,有的毫发无损有的满身血污,断臂的或是面部被严重炸伤的比比皆是,有几个甚至头部都不翼而飞,脖子上流着的黑色血液尚未完全凝固,躯干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
        他们仅仅来到解雨臣跟前,仰面笑着或是俯在他耳边说我回来了。然后消失。解雨臣无法抑制地大吼,歇斯底里地,尝试抓住每一个黑瞎子,尝试触碰到一个实体。
       解雨臣绝望地背靠着墙缓缓蹲下,眼前的黑瞎子依旧出现在所有他视野可及的范围内,甚至以完全不科学的姿态相互重叠着,黑压压地涌来,像汹涌的浪潮无声地将他淹没。

 

       铁三角三人立在解雨臣的墓前。那墓碑前摆着一束海棠花。
       “可惜了。”
       “唉,花儿爷这种人竟然也会为情所困到这个下场,说出去人都不信啊。”
         “不过,在最后在临死前的幻觉里,他也算是等到黑瞎子了吧。”

 

       是啊。
       也算是应了那海棠花的花语了。
       香梦沉酣。香梦长酣。

 

          几乎。

 

          回光返照般,最后的时刻,所有的幻觉消失殆尽。
          解雨臣坐在机场附近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无力地靠在墙上,已无法移动身体,只死死地盯着远方的某个方向。
          所以在看见那抹熟悉的黑影出现在视野里的时候,他的心情几乎可以说是木然中的欣喜若狂。
           咬牙尝试扶着墙站起,却在摇摇晃晃地迈出第一步之时再度倒下,坚硬的地面震得耳边传来蜂鸣般的嗡嗡声。后脑钻心的疼。
          黑瞎子就那样站在那里,挡住了绝大多数的阳光,因逆光而看不分明的脸上毫无重逢的喜悦,墨镜下直视着他的眼神异常冷漠。不带一丝感情,甚至连恨意都没有,只有干干净净的漠视。
        说是看着他,不如说是看着他身后的墙壁。
          黑瞎子双手插在裤袋中,居高临下地立在那里,冷冷地看着解雨臣瘦弱得几乎不成人形的身体,看着他努力地想要爬起却又倒在地上,看着他苍白的嘴唇似是想呼喊些什么却只发出些无意义的音节,看着他布满血丝的深陷着的眼球带着不解而惊讶,焦躁而愤怒的神情死死地盯着他。
          他就那么看着解雨臣一点一点地走向死亡,完完全全的袖手旁观。

 

        两天后,一个星期经过这里一次的清洁工发现了身体僵硬的解雨臣。

 

          宽大的外套勉强遮住浑身骇人的伤口以便过安检时不被拦下盘问,随便找了副新的墨镜戴上令左眼的空洞不那么明显,却掩不住满目的急切与期待。
          飞机上的黑瞎子不由自主地构想起解雨臣重见他的情形。惊喜激动抑或夹杂着因他的不辞而别而生出的愤怒,即使是后者也令黑瞎子眼中的笑意更甚。
          其实他不是这样的一个人。或者说,黑瞎子似乎从未感受到过这种油然而生的单纯的快乐。
          亲身经历后,黑瞎子才明白为什么有些爱情即使宛如毒药,也会让人甘之若饴。
          真是一种奇妙的感受啊。
          回去后就正式和他在一起吧。飞到国外去领个证,不用在意旁人的眼光,摆脱那一切之后安安稳稳地过日子,看晴雨虹霁跨过日出日落,相行相随,相伴到老。
          黑瞎子嘴角上扬的笑意,再不似往日般玩世不恭,而渐如冬日午后疏暖的阳光,是恰好的暖意盈盈,温柔而认真,一点一点地融化着积雪。

 END

﹉﹉﹉﹉﹉﹉﹉﹉﹉﹉﹉
单看结尾还真是蛮甜的呢(笑)感觉很像之前的那些各种虐梗写甜文甜梗写虐文的写手挑战咳。
不管怎么样这个坑终于是填完了(前前后后拖了快半年了来着)!可以安心地盖上棺材板继续躺尸了!

评论(1)
热度(20)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