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黑花】香梦长酣(上)

#特别鸣谢(?)我宿命的呕心沥血的改文顺便祝她生日快乐 @裳九 

       海棠花的花语是

       香梦沉酣。

       沉浸于梦境之中,难辨清梦与现实。

 

       北京机场的来往人流是一如既往的熙熙攘攘,淹没了那个憔悴的身影——即使有人注意到,也不会认出他是谁。

       不会有人相信,昔日风光无限的解当家,会落得这般境地。

       即使已经等了一天一夜,疲惫不堪的身躯仍固执地坚持着,满含焦急的双眸仍在络绎不绝的人流中寻找着那个身影。

       那个分明不会出现的熟悉身影。

       解雨臣的目光如梦游者般无神。

 

       在一切看似已归于平静之时,黑瞎子失踪了。

       某次醉后,黑瞎子曾说漏嘴过他未完成的任务。所以,解雨臣明白会有这一天——身边不辞而别的家伙多了,添他一个也无所谓。解雨臣揣着这样的想法,却仍是被这个消息打了个措手不及。

       当晚他彻夜未眠。

       张起灵淡漠的声音仍回荡在耳边:“他这次会死。那个任务极其危险,就是大罗神仙去也是九死一生的。”

       第二夜、第三夜……他再也无法入眠。

       “可惜……张起灵啊,像你一样对他的离去而麻木,我是做不到的。”解雨臣茫然地望着窗外的夜色,意识到原来这个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不同的。

       第四夜,在失眠即将把解雨臣折磨得精神恍惚之际,他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梦里不可避免地遇见了黑瞎子。他仍是笑嘻嘻的模样,向他招着手,身躯却一点一点变得透明,独留一句飘飘渺渺的话语在空中回荡:“花儿爷,我马上就回来,记得要在机场……”

       那个渐渐模糊的身影和那句尚未说完的话语清晰地刻在了解雨臣脑中。不知何时他已醒来,久久地注视着首都机场的方向,脑海中不由自主地闪过去那里看看的想法。

       只是一个梦罢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产物。

       与其沉浸在梦境里,还不如庆幸终于睡着了一夜。

       只是……似乎真的是很惦记啊……

      

       黑瞎子轻盈地翻过围墙——黑色的皮衣完美地隐没在夜色中——落地一个轻巧的翻藏在灌木丛后。

       军刀在手中打了个转被反手握住,停顿了几秒后却又重新被插回腰间,转而拔出消音手枪瞄准了不远处守卫的头部。

       若是扣下扳机,局面几乎是必然地将会完全倒向对方。

       这个庞大的建筑群在地下占据了近十几平方公里,结构之复杂、防御之严密,令内部幽闭者望而却步。很明显,主动地将优势拱手相让绝对不是什么好选择。

       而且黑瞎子只有一个人。

       搭在扳机上的手指已有些僵硬,却依旧死死扣着没有松开。

       他不过倚仗着独自行动的隐蔽性,长久地在建筑群外围徘徊着,找寻机会一点一点进入核心。耐心是土夫子最基本的素养之一,原先的计划成功的可能性无疑是最高的。

       然而此刻的黑瞎子依旧选择扣下扳机。

       因为此刻的他心如明镜,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那便是解雨臣。心中对他的挂念若是不处理妥当,是会坏了大事的。

       其实黑瞎子很难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和爱这种东西扯上关系,对象还是个同性。但不管怎样,这种情感一旦产生,何时决堤便是再也无法控制的了。而此刻的他满脑子都是解雨臣惊惶地到处寻找打听他的下落的样子。

       不辞而别的确是他再三思索后作出的选择,他怕解雨臣掺和到这件危险至极的事情中来。但是如果他真的按原先的计划消耗几个月甚至近半年的时间,北京那边会怎么样?

       尚存的理智告诉他,解雨臣对于生离死别早已司空见惯。黑瞎子突然感觉自己真的是很蠢。恋爱中的小青年那样的天真本不该发生在自己身上。但他就是本能地觉得,解雨臣不会从容淡定的。要么疯了般满世界找他,要么茶不思饭不香地精神恍惚——解家这样是会倒的——他晚一天回去,解雨臣和他的解家就多一分危险。

       这种莫名其妙的直觉很像自作多情,但是黑瞎子相信他们之间还是有心灵感应的……好吧,他根本骗不了自己——是真的很担心。

       带着尾随的追兵突入重围与孤身潜入,其实两者之间的难度差距不是很大吧。不仅省时还省力,只是把早晚要打的遭遇战提前了罢了。

       ……鬼才会信。黑瞎子咧嘴自嘲地笑了笑,屏息凝神,弓身屈膝,然后扣下了扳机。

 

        当夜解雨臣悲哀地再次失眠了——却更不敢睡着,怕一闭眼,就会看见黑瞎子带着笑意的脸。

       “怎么,花儿爷不愿意来见我了?”黑瞎子满身的血污已经洗净,脸上累累的伤痕却依旧狰狞。他的背后,是机场络绎不绝的人流。

 

       解雨臣猛地惊醒,在凌晨的微光中匆匆起身,驾车驶向机场,直奔接机的地方,最后却戛然停住脚步。自己这是干嘛呢?梦游么?暗骂着黑瞎子,在梦里怎么还这么不知死活,他转身离去。

       回程的路上,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僵硬。

TBC

【黑花】香梦长酣(中)

---------------------

       诈尸!

       这篇文一共分上中下发,然而三块部分是写完之后感觉一起发太长而强行划分的(讲道理分成字数差不多的三块宛如摸鱼过后杀鱼……折腾得半死不活的)所以为了防止看的时候一脸懵,希望用重温或者攒一起看或者随便什么方法保持阅读的连贯性√

评论
热度(20)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