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瓶邪】救赎

(梗是三叔访谈里说的)

       吴邪真的老了。
       九十二岁的他已经卧床两年,肤色常年嶙峋蜡黄,好容易长出稀疏的头发却已丝丝银白。
       他长久地坐在床头,像是一尊毫无血色的蜡制老人像。垂垂老矣之人总有一种智慧,心知大限将至。
       周围人在这些年来基本都已安然辞世。如今留在吴邪身边照顾他的饮食起居的,除了雇来的医生护士,就只有小哥了。脱离了宿命的张起灵逐渐有了些普通人的模样。然而他却依旧年轻如初,岁月丝毫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哪怕是一道皱纹的痕迹。

       永生是一个披着甜美外表的诅咒。世间最无情的诅咒。
       因为这意味着,张起灵依旧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围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去,而他自己一个人孤独地留存于世间。再也无需担负宿命的他,永远地漂泊于世间又有什么意义呢?
       待张起灵目送着吴邪逝世后,他便再一次失了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像极了一个流浪的孤魂野鬼,只是多了一个躯壳罢了。

       其实这几年来,吴邪没有少查阅各种关于永生的资料,耐着性子尝试看懂那晦涩难懂的铺天盖地宗教神学的研究文献。在意料之中的失望的同时,吴邪却隐隐感到,有什么被埋藏着的东西,正随着流逝时光的打磨,发出暗淡的光泽来。
       他原本就知道答案,只是他看不到罢了。
       很多年前令他迷惑不解的那句话重又回荡在耳畔: “人有的时候并不会只求长生,也会追求死亡。”

       吴邪花了很长时间才作出这个决定。
       那天夜里,他仔仔细细地将那把手枪擦得锃亮。他的双手有些抖,在做这件事情时,他上半身僵硬的骨节仿佛发出了一台久无使用、毫无润滑的机器的转动声。
       吴邪从未信仰过什么宗教,却在此时找到了一种虔诚的感觉。他想要近乎庄重地擦拭完这把手枪与枪膛里的子弹,仿佛这是一个虔诚的仪式。
       即使去亲吻每一颗子弹,让它们都带上自己的印记,也无法减缓吴邪心中含着的,那种说不清的悲怆。
       即使他知道,这对于张起灵而言是最好的结局。帮他摆脱永生的诅咒,让他随自己一起走,一同死去。不会有任何痛苦的,真的。这在各个方面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吴邪对自己说。然而这丝毫不能减轻他内心的不安感。仿佛每一次呼吸都会使心脏不由自主地痉挛。

       吴邪安详地躺在床上,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坐起,这无疑为他计划的实施增添了不少难度。他的右手藏在被子下,薄薄的被子隐隐勾勒出手枪的轮廓。吴邪相信小哥早就看得一清二楚。
       可计划还是能够顺利完成的。吴邪明白这一点。想到这里,他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此时的吴邪面色难得有些润红,却也看得出分明是僵硬的死色。他想试着朝小哥微笑,却发现自己已无法牵动面部肌肤。
       他说:“小哥,你闭上眼睛,我给你一个惊喜。”
       那声音沙哑而苍老。
       坐在床边的张起灵闭上了眼。真真切切地,没有任何防御。
       那一瞬间,吴邪想把枪扔了算了。

       他缓缓地伸出右手,将冰冷的枪口对准张起灵的心脏。
       然后用最后一点力气扣下了扳机。
       他的右手在那一瞬间停止了颤抖,突然变得很稳很稳。

       “砰。”
.
.
.
.
.
三叔访谈里——
提问:三叔,吴邪解决小哥长生不老的宿命吗,他俩可以一起看着对方慢慢变老吗?
南派三叔:吴邪临终的时候拿把手枪:“小哥,你闭上眼睛,我给你一个惊喜。”

评论(4)
热度(71)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