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瓶邪】恍然若失


       上帝是仁慈的,他给予了人类爱和有限的生命。
       张起灵终于明白永生是世间最无情的诅咒。

       张家族规规定族长不得对任何人有任何美好的情感。
       这无疑是剥夺了一个人的情感自由。可这一刻,他才明白祖先是多么明智。

       吴邪死了。
       他死得匆忙,甚至没有给任何人道别的时间。
       他死得悄然,张起灵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接受和理解这一事实。

       他一点一点地放大、回味对吴邪的思念和他死去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因为他知道,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完完全全地忘记这件事,吴邪会彻底沦为他生命中千万过客中渺小的一个。
       亲身违反族规后他才恍然,为什么那条族规是唯一没有惩罚措施的。
       祖先明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爱的人悄然逝去却无能为力,甚至不能永远地铭记那份感情。这种感觉比世界上任何一种酷刑要痛苦一万倍,足以令一个无论内心多么强大的人绝望、崩溃。

       甚至张起灵还死不了。
       过度的绝望令他流不出一滴眼泪——张家人的泪腺像是已经干涸。这意味着即使他自杀了,用生前的眼泪熬制的孟婆汤也无法给他解脱。
       所以他必须永生永世地承受着这份痛楚。
       仅仅是因为他爱过了。
       而张起灵,是爱不起的。

       “你好,我在找一个人。
        他说会带我回家。
        我爱他。
        可是我不记得他了。”

       这世间终究是多了一个眼神迷惘而空洞的人。

评论
热度(37)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