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胖云】缘


[吴邪视角]

       闲来无事翻账本的我无意间瞟到了一位伙计的葬礼费,是在当初我们进张家古楼不久后——那次的确死了不少人,可印象中……没有这个名字啊?
       听到我的问话的王盟翻着拓本漫不经心地答:“那人好像是在偷偷易容个瑶族姑娘的时候被误杀的。”
       浑身一震。
       惊愕迅速在心间弥漫开,脱口而出那个久违的名字:“云彩!他易容的是不是云彩,为了接近那个鬼影!”
       “老板你……”王盟似乎被我的失态给吓到了,但见我焦急逼问的眼神还是一五一十道:“好像的确是为了套那鬼影消息,叫不叫云彩就不记得了,瑶族姑娘好像都这种名儿。老板,这很重要……”
       我几乎咆哮着打断了他:“很重要!非常重要!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吗?”
       为了防止鬼影发现真云彩没死,她一定会被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这是我们的规矩。
       一边想着,一边我已经在四下摸手机了。

       原来那次“云彩”死后小花立即派人把云彩接到长沙自己的地盘躲着,但为了以防万一没有告诉任何人。待风头过去了,才向阿贵一家解释了原因道了歉,将他们一起送的苏州隐居,顺便给了一大笔钱赔偿损失。
       “天真,胖爷我别的玩笑可以随便开,这玩笑你要开了咱哥俩他娘的可就友尽了啊。”飞机上,胖子嚷嚷着,语气中满含努力抑制着的急不可耐。

       “哎呦喂,我的云彩妹妹啊,我可差点没想死你了!”再见到云彩,胖子差点热泪盈眶,扑过去紧紧抱住云彩,似乎是想再也不撒手。
       云彩没有回避胖子的熊抱,反倒踮脚俏皮地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胖子的耳根竟然一下子就红了,松开怀抱后再也掩不住笑容满面的喜悦。
       我问胖子云彩说了什么,却是第一次看到胖子腼腆地笑了,挠了挠头,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阿贵看着胖子的反应也笑了,对我道:“云彩这年级该嫁人了,我看胖老板人挺好的,云彩又挺喜欢……”

       “有你的啊!胖子。”
       “那是,胖爷我就是和云彩妹妹有缘分!”

       有缘千里终能相逢,最遥远的距离又何妨。

评论(6)
热度(24)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