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王喻】情书——有幸


[喻文州视角]

文州:
       展信安。
       夏休期过得如何?
       我这边是悠闲得很。俱乐部的事务上个月就已经处理完毕,游戏里这周的野图Boss也已经刷完了,因而无论战队还是公会都没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了。所以整个上午都窝在家里,喝着咖啡看看书。《百年孤独》,还是很久以前买的,大约是读高中的时候。那时候感觉看着太累就没有看下去,这么多年来竟也没有再翻开过。
       细细碎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撒在书页上。窗外是B市难得一见的晴空,大片大片的云絮干净得无以复加。即使临近中午却也并不炎热,微风吹拂着令人不由自主地弯起唇角。
       这种天气,适合坐在树荫底下被蝴蝶咬,适合思念远方的人。
       所以我决定写信给你。
       上次见面已经是一个多月前了。微草对蓝雨的半决赛,记忆清晰得好像是发生在上一秒钟。并非因为这是一场关系到十一赛季冠军归属的重要比赛。实际上,从第二赛季的那次场下相遇开始,每一个与你的瞬间,都不由自主地被我铭记于心。
       并非乍见之欢,而是久处不厌。这种感情悄悄地发芽、生长,直到蔓延至整个内心。
       是的,文州,我爱你。
       而且,我有些想你了。
       那么,听说G市最近闷热难耐,考虑来B市避避暑吗?

王杰希

2027年8月2日
另:我记得夏天的你孩子似的喜欢踢被子,小心不要感冒了。

       早晨习惯性地下楼查看信箱,在众多花花绿绿的小广告中,我惊讶地发现了一个洁白的信封。
       信封下方的字迹分外熟悉:“王杰希(寄)”
       我有些诧异地拆开了信,然后一个人在电梯里读完了它。
       整个过程中,那个熟悉的声音,犹如背景音乐一样,回荡在耳畔。而他的眉眼,他的一举一动,也悄然占据了内心。
       我想这些东西,其实早在这之前就已经埋藏在心底很久了吧。
       王杰希。
       我意识到,我也爱他。
       我回到家,摊开一张信纸,提笔想要写封回信,想了想却又搁笔转而打开了电脑。

——那么,听说G市最近闷热难耐,考虑来B市避避暑吗?

       杰希,想去你心里避暑,不知你愿不愿意?

       买完机票后我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杰希。嗯,我收到你的信了……今天下午的飞机,大概晚上九点左右就能到B市了。”
       电话那头似乎愣了一会儿,我方才意识到这个时间点的机票未免显得太过迫不及待了。
       “……好,我会去机场等你。对了,旅游高峰期B市的酒店很难订。若是还没有着落的话,不如到我家来?”

评论(11)
热度(28)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