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吴邪】雾


       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一遍又一遍地做这个梦的呢?

       无人的荒野,吴邪独自置身于浓雾之中。
       太阳深深地藏进雾里,令目之所及都是暗淡的灰色,不由自主地予人阴暗与压抑之感。
       没有任何参照物,只能漫无目的地奔跑,许久后周围仍是灰蒙蒙的浓雾,似乎未曾前进分毫。

       吴邪极不情愿地想起那时,自己竭尽所能,牺牲一切。踩在几代长辈的躯体上,终于攀上真相的墙头后,却只看见一片无穷无尽的浓雾,一片充满无限推理可能的浓雾。
       那无数个彻夜未眠的夜晚里,他头痛欲裂。几近崩溃,却又无可奈何。
       没有退路。

       雾气打湿了吴邪的假发,结成水珠一颗颗顺着面颊滚下。他没有擦,装作终于泪流满面。
       一定是雾埋葬了他。
.
.
.
.
.
虽然说吧感觉没有打cp的tag热度就很少
但就是想写吴邪
就是想吹邪
他真好啊

评论(5)
热度(26)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