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吴邪/微瓶邪】覆梦


#可能会有bug欢迎捉虫#

(上接沙海邪落下悬崖)

       像是灵魂终于落回躯体,那种令人心悸的下坠感突然消失,吴邪猛地惊醒,睁眼望见一片刺眼的白。
       耳畔响起略带惊喜的声音:“吴邪,你醒了?”
       眯眼适应了会儿光线后视野逐渐清晰起来——是在医院里,床边坐着满脸惊喜与关切的……三叔?潘子?!
       好容易醒来了,吴邪这一下差点没背过气去——难道自己已经死了,这里是天堂?
       “大侄子,都说了不要一起和我去,你就是不听。你看这下,要不是你没伤着啥,现在也醒了,我真得被你老爹扒了皮了!”
       吴邪懵。
       多年前的记忆一点点复苏——积尸地、白衣女尸和闷油瓶的宝血……所以自己这算是什么情况?重生了?穿越了?
       “我……你是……这……这是哪儿?”由于脑中的疑问太多,吴邪的问题有些语无伦次。
       “嗨,小三爷你该不会是被我砸傻了。”潘子笑道,“这里是医院啊,杭州市市医院。”
       三叔似乎是看出吴邪的脸色有些奇怪,摆手让潘子闭嘴,将事情简略却清晰地说了一遍——大意是你昏迷了三天,但没有一点外伤,杭州的大医院也说你没事;我们下了斗,结果只看见一堆破烂,连墓室都没有;小哥回陈皮阿四那了,大奎回家了。末了,还问吴邪这是怎么了,该不是失忆了?
       “没事。”吴邪轻轻摇头,以自己想一个人安静地休息会为由将两人赶了出去。
       房门刚被关上,他便浑身瘫软地倒在床上,感觉有些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一方面,他十分不情愿地回忆起了当年在鲁王宫里不愉快的遭遇——当时的惊恐与绝望,过了这么多年竟还能清晰地从脑海中浮现。
       另一方面,他开始有些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竟然只昏迷了三天?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不管是梦还是什么,折射到现实中来竟然只有三天时间?还是……所谓的现在,才是梦?
       就好像庄周梦蝶,醒来后不知道是人梦蝶,还是蝶梦人。
       不论如何,这个“现在”,似乎没有了“梦中”的宿命与纠结……不管自己昏着的侄子去倒斗的同记忆里一样顽劣的三叔不可能是解连环假扮的;没有什么鲁王宫,大奎还活着;闷油瓶似乎也只是陈皮阿四的一个普通手下;更不可能有什么胖子……
       一切的一切,难道真的仅仅是一个梦,而现在梦醒了?
       那自己现在应该……欣喜若狂?因为仅仅睁了个眼就摆脱了所有宿命?
       吴邪却发现自己完全高兴不起来。
       唯有怅然若失。
       因为随之而去的,还有铁三角出生入死的情谊,还有那个十年的约定——闷油瓶这个人,吴邪觉得自己无论在什么状态下都是永远也无法淡忘他的。
       现在“梦”醒了,是否意味着那个约定也随之消失,自己再也无法见到“梦”中的他了。
       真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吴邪发现,他想要那份情谊回来,他想将那个约定履行。
       即使,要再回到那水深火热的斗争中去。
       无怨无悔。
       因为有些东西要等到失去了才能意识到它的重要性。
       浓重的疲惫袭来,吴邪再次沉沉地睡去。
.
.
.
.
.
这么好的一个梗,竟然被我折腾成了这样,有点惭愧QAQ
可是真的很喜欢这个脑洞啊有时间一定重写一遍(没这回事)

评论(1)
热度(22)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