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瓶邪/涉黑花】张小邪日常之好多爸爸


#蜜汁画风#蜜汁ooc#

       在家等儿子放学回家的张起灵先等到了一条短信。

       “黑瞎子: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哑巴哈哈哈哈哈哈哈等你家儿子回家你先看看他的语文考卷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这一串惹眼的哈哈哈,真是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出黑瞎子那张欠揍的嘴脸——张起灵微微皱眉。
       于是刚进家门的张小邪就发现起灵爸爸一言不发就开始搜书包,有些小郁闷:难得犯次小错就被告家长了?
       诸不知是隔壁瞎子叔叔不厚道卖队友。
       很快翻到了考卷,也很快找到了瞎子的笑点,一直以来教子有方的起灵爸爸这次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因为这貌似一点也不能怪他。

       “成语改错:
        下班了,爸爸陆陆续续地回家了。”

       很有名的一句话,很简单的一道题。
       却见张小邪卷子上的这块纸都快被擦破了,似乎是纠结了很久后在“爸爸”后面加了个“们”。
       ……
       堂堂张家族长竟无语凝噎。
       实在是因为这种能气死老师的答案……就是事实啊!
       正思索间,一旁的张小邪拽拽爸爸的衣角,委委屈屈地说:“今天老师说有一个爸爸和一个妈妈才是完整的家庭。为什么我有两个爸爸?我的妈妈在哪里?我是不是有一个不完整的家庭?”张小邪估计是继承了吴邪问题宝宝的潜质。
       张起灵俯身摸摸儿子的头道:“我们的家庭很完整,吴邪爸爸就是你的妈妈。”
       趁着张小邪还没反应过来,张起灵出门,在楼下等到吴邪,一同去学校找老师解释清楚。

       敲开办公室的门,迎面撞见瞎子和小花正向年轻的语文老师告别,略微诧异后了然,不由失笑。吴邪径直走向语文老师:“您好,我们是张小邪的爸爸和……爸爸。”
       老师明显有了些心理准备,张口却依旧语无伦次:“啊……你们好……这件事情是我不对,嗯,忘了你们这种……因为有些意外……祝你们幸福!”没头没尾地说完后立即跑回座位,像是受到了什么极大的惊吓,令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一旁的黑瞎子就笑:“老师是腐女,太激动了。”
       “……”

       张小邪刚一听见开门声,立刻丢下作业跑到客厅,冲着吴邪甜甜地叫:
       “妈妈——”
.
.
.
.
.
随口一提:关于小哥,我个人觉得他的沉默寡言只是因为背负了太多责任和痛苦的命运,所以在变成普通人后性格也会慢慢变得正常的吧

评论(2)
热度(40)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