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瓶邪/伞修】陌生人


【叶修】

       “谢了啊。”
       难得出趟门结果还忘了带打火机,无奈向旁边的一个路人借了个火。
       这人并没有副抽烟的样子,因此我很难说清为什么会问他借火。
       总觉得在他的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气息。
       我看见他也抽出了一根香烟兀自点上,深吸一口,低头缓缓吐出一串白色的烟圈,然后抬头望向我。
       看着他的眼睛,我突然明白了那个令我感到熟悉的气息是什么。
       这是一个看上去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举手投足间却有一种超越年龄的淡定与从容,好像是经历了世态炎凉看透了人间冷暖。可我看得出,在这种气质之内,他内心真正的状态被压抑在灵魂最深处。即使这种状态被压抑得没有透出丝毫的蛛丝马迹,我还是能感受得到。
       因为这种气息对于我来说,真的,太熟悉了。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在他的眼睛里,我看见的是满满的疲倦、痛苦、不堪与怜惜。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怜惜的神情。但是那种痛苦,太熟悉了。那是一种失去的痛苦。这种刻骨铭心的痛苦一定折磨了他很多个失眠的夜晚。我甚至敢肯定他不久前一定是失去了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那个人。
       因为……实在是太熟悉了。
       我别开视线,突然有些不愿看见这样的眼睛。
       然而这却还是阻止不了,那份相同的情感喷涌而出。

【吴邪】

        真奇妙,人总是会在陌生人那里看到自己的影子,然后下意识地对陌生人发出最真实的声音。周围所有的朋友都无法理解的心境,却能从路边的一个陌生人那里得到共鸣。
       现在我在西湖边上,同一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坐在西湖岸边的长椅上。
       他用右手的中指与无名指夹着一根烟——是借了我的打火机点燃的——抽烟时他望着杭州那少见的夜空,有些迷离的眼神中蕴含的东西,于我来说,非常熟悉。
       经历的苦痛,绝望的悲伤,甚至于自责的心情。
       我理解,统统理解。
       可以想象得出无数个夜晚,他在他烟雾缭绕的房间里,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妄图通过这种方式逃避现实,却因此痛得更深。
       在开口互相分享自己的故事之前,我衷心地希望他所经历的比我轻松一些。
       无需特意开场,两个心境相同的人便用那带着因长期抽烟对呼吸道的损伤而略沙哑的声音,将两个截然不同却又几乎相同的故事道来。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
       “后来他死了。”
       他说他是打电竞的,最近算是参加了荣耀职业联赛。
       他当年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落魄得几乎无法维持正常生活之时,遇到了他的那个朋友。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也算是相依为命了。
       “所以后来是……”
       “车祸。”他抽完最后一根烟,低头沉默许久后轻轻地回答,那只夹着烟的手有些颤抖。
        而我即使是对电竞完全不感兴趣的,也明白一双稳定的手对于职业选手来说的重要性。
       我明白是我的出现令他内心深处的那份情感失控,那个强大而虚假的心理防线被毫无防备地击溃。
       同样叹了口气,我将手轻轻搭在他的肩头。
       “我的那个朋友……其实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朋友。”
       他的肩在微微颤抖着。当然,也许是我的手也抑制不住地在颤抖。
       “后来他消失了”
       “也许是死了。”
.
.
.
.
.
私设吴邪没有等到小哥√
其实是想试试如果是以一个陌生人的视角看,他们那个时候的状态是怎么样子的。
补充:据说在一定范围内的两个人如果产生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同等情绪,这种情绪就会形成精神体共振还是什么的,然后进一步互相感染(大意,具体我忘了23333)

评论(2)
热度(49)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