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瓶邪】一角空白


       “族长最近有些奇怪。
       应该是即将失忆的前兆。
       不过似乎不仅仅因为这点而奇怪。
       他从来不会因为失忆而焦躁迷茫的。
       原来的族长从来没有什么不愿忘记的事情。
       但现在有了。”

       张海客想起下午遇见张起灵时,他在纸上写满的那个人的名字。
       吴邪。
       他开始有些怨恨那个和自己长了一张脸的家伙,即使他对张家的留存其实帮助很大。
       但有些人是不能见的。
       特别是对于族长。

       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张起灵常待的地方,张海客的思路被他的话语打断了,分不清是句问话还是呢喃般的自言自语:
       “如果那个一直在你身边的人,突然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长久的沉默后:
       “甚至有一天你突然不记得他了。好像从来没有在你的生命中存在过……你会怎么办?”
       漆黑平静的眼眸中似乎因为什么东西的失去而黯然失色。

       张海客终于认定族长已经疯魔了。
       “可是,”他终于下定决心道,“这难道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生老病死,所有的人对于我们来说都是过客。这些,族长难道不是早就习惯了吗?”
       张海客觉得他是永远也无法理解族长了。
       他只知道作为张家族长,不能这样。
       即使张家都快分崩离析了,那也不允许。
       张海客转身离去,回到自己的房间。

       张起灵望着那个远去的背影,少有地感觉到了一丝迷茫。
       他知道自己早已习惯。
       但为什么面对吴邪的离去,却还是会感到忧伤。
       那张写满了吴邪的纸因为久久地被攥在手心里而变得皱巴巴的。
       汗水令字迹变得模糊不堪,也将内心的伤口浸湿。一阵咸腥的痛。

       所幸他即将忘却这般痛楚。

评论(2)
热度(34)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