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吴邪】湮灭


       在后院背风的角落,划亮一根火柴。
       火光自纸堆的中央慢慢向周围蔓延。
       曾经无数个不眠的深夜里,因所谓的宿命写下的凌乱草稿,甚至多年前爷爷留下的笔记,全部堆积起来。焚烧。
       吴邪默默地注视着焚烧的中心。火焰没有窜得很高,而是俯身低低地依附着纸堆,明亮的跳动着的火舌,一寸寸地蚕食着纸张,试图将过去的一切化为灰烬。
       因高温而蜷曲变脆的纸张,在即将灰飞烟灭的那个瞬间,将曾经记下这每一个字的心情重现。
       吴邪将眼神从火堆上移开,不愿回忆往事,但这阻止不了那些零碎的片段浮现在他的脑中。

       那天金万堂走进吴山居落下拓片。
       那些年他被重重谜题所困扰得夜不能寐。
       那些年他几近崩溃,无数次想要逃避却又不得不继续向前。
       那些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向前。

       在火焰的吞吐间,洁白的纸张被染成焦黄色,却又迅速地被灰黑的烟烬所侵占。而那些尚未被焚烧的部分,原来黑色凌乱的一笔一画都变成了炭火般炽热的红,在火苗的跳动间显得那样热烈却又忽明忽暗,仿佛有了呼吸,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紧紧攫住了他的心。

       那年他终于望见真相的影子。
       那些年他终究变成了自己最厌恶的那个人。
       那些年他的眼神疯狂而冷漠。
       好在,那年,一切都结束了。
       那年,十年前的他,也回来了。

       回光返照似的,在最后那一刹那,火焰炽热得像是要烧掉整个世界,将最后一寸纸上的的最后一句话吞噬。
       “时间在这件事情上不起作用。”

       吴邪仍记得这句话,几乎写满了所有笔记的空白处。
       对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他恐惧,迷茫,却终究孤注一掷。
       好在,最终,既是“事情”终有起讫。
       这些年,曾经的一切都化为饭后笑谈。

       微风吹灭了最后一簇挣扎摇曳着的火苗,将一些灰烬送到半空,颤抖地打着旋落回地面。

评论
热度(23)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