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黑花】向死而生


1.
        在黑瞎子的葬礼上,解雨臣一滴泪也流不出来。
        这一定只是一场梦。
        而且,他也是解家最后的支柱了。
        若是在人前露了丝毫的动容,他就不是他小九爷了。解家也就彻底散了。
         他永远忘不了那天,伙计把黑瞎子死在斗里的消息告诉他时,他好不容易才忍住上前给那个伙计一巴掌的冲动。
        没有笑,没有泪。
        曾经流光溢彩的眸光,与那靓丽的粉色衬衫,都黯然地失去了原来的光芒。这就是解家上下这几天看到的解雨臣。
        然而。
        一直到今天,他都没有相信黑瞎子已死的事实。
2.
        现在的解雨臣真的不敢相信了。
        站在郊外,半空飘飘洒洒地落下粉色的海棠花瓣,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黑瞎子与自己栽下它的季节。朦胧间,解雨臣眼前模糊的画面一点一点地清晰起来——他竟然看见了黑瞎子的身影,越来越近。
          “都说解当家的最爱的是黑瞎子,怎么心爱的人才死不久就有心情赏花?”
         “可不是,戏子无情啊……”
         窃窃私语者当然未曾看见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从他们的面前飘过。这令解雨臣几乎认为自己是出现幻觉了。
        啧,在他面前,自己就那么没用吗?
         “花儿,你能露出这样的表情真是难得啊。”面前的男人笑嘻嘻的一副诡计得逞般的表情,同生前一模一样。
         “你……不是死了吗?”解雨臣怔怔地望着他。
        那么像,他几乎要信以为真……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啊,我是死了。但是现在看来,世上真的有类似通灵者的人存在。”黑瞎子依旧笑着伸手,似乎是想拍解雨臣的肩,却空空从他身体里穿过。
3.
       又一个伙计看见他们的解当家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之后,解雨臣在黑瞎子死后疯了的消息逐渐传遍了北京城。
       解雨臣一点也不在乎。
       对他来说,黑瞎子能回到他身边,即使是以这种方式,也已经足够。解家和北京城又算什么呢?他早就倦了。
         而此时的他,正注视着面前两份青椒肉丝炒饭无言。
          “你也不想想嘛,鬼当然不用吃饭。”黑瞎子作无辜状。
          “……那你吃什么?”怒气憋了半天却打不到黑瞎子的解雨臣只能转而愤愤盯着他。
       “鬼是吃人的嘛。”飘在半空的黑瞎子无畏地作死,“所以……当然是吃你啊!”
       解雨臣的拳终于还是忍无可忍地攥紧了。
4.
       除了再也触碰不到彼此,两人的相处和黑瞎子生前没有什么两样。解雨臣渐渐习惯了黑瞎子的存在,以这种只属于他的方式。
         不管怎么样,失而复得的幸福将曾经的迷茫和悲痛迅速挤到了内心的最深处。
         可那些内心最深处的情感,往往是被记得最深的。
5.
        难得亲自下一次斗的解雨臣却心不在焉。
        前几天和黑瞎子吵了一架,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原本被挤在心底的不安,宛如病毒在心中扩散生长。本已习惯生死离别的解雨臣发现,这一次,像一块吸饱水的海绵,他接受不了了。
         心不在焉的后果是中了机关。轻微的“咔嗒”一声,万箭齐发,随同的人顷刻间都已倒地。解雨臣艰难地躲过了大部分,却发现这最后一箭无论如何也是要射中自己了。安然闭上眼睛,解雨臣心下最后的想法,竟然是这样就能见到他了吧。
         “噗”的一声,却没有预想之中的痛感。他睁开眼,看见了满身是血的黑瞎子冲他在笑——是他死时的模样。
         解雨臣看着他慢慢倒下,慢慢消失,只留下一只带血的毒箭插在地上。
         “你居然会显形啊?”四周无人,解雨臣却坚信黑瞎子一定是藏在哪个角落。心中千言万语最终竟然憋出了这句话,不禁苦笑。
         也只是他相信罢了。
         黑瞎子并不在。
         犯了大忌的鬼,下场都是很凄惨的。
         没有回应。脑海中他从拐角处突然跳出来的情节终究只是臆想。
         “喂……”
         沉默。
         无边的黑暗好像能吞噬一切声音,还有解雨臣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
6.
         游荡。漫无目的地游荡。
         解雨臣像是丢了魂似的。可他知道,丢了的不是他的魂,是另一个人的。
         天空阴沉沉的,明明云层很厚,却不见一滴雨落下,灰暗的颜色让人感到很压抑。
         就像解雨臣现在的泪意。
         既然已经离开,为什么还要再回来,燃起一丝希望的火苗后又残忍地掐灭。
         难道就是为了让他像现在这样,近乎绝望却流不出泪?
         无意识地拐进一条小巷,解雨臣突然看见了一个手持尖刀的杀手。
         所有人,包括解雨臣自己都无比清晰地明白,现在的解家看似庞大,却是一盘散沙,杀了他,便会土崩瓦解。
         此时的解雨臣重伤未愈,手无寸铁,面对职业杀手必死无疑。
         反正一定会死了,第一次,他竟那样盼望那把刀的高高扬起,这样他就会看见黑瞎子的出现,将杀手吓得屁滚尿流。他一定会在的,在自己身边。
         什么都没有出现。
         冰冷的刀刃刺入心脏,解雨臣直挺挺地倒下。那一瞬间的目光,有迷茫与哀伤,似有若无的眷恋,更多的却还是了然。
         你是否要笑着告诉我,你毕竟是个死人,所以对人间的事情,其实无能为力?
         作为你,黑瞎子,这是理所应当的吧。
         不必了。
         我们的情分,到此为止吧。
7.
         不远处的黑瞎子及其难看地咧了咧嘴。
         “果然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为零吗……”
         “那天在斗里,我就是想让你替我好好活下去啊…”
        雨水终于落下,一滴一滴地,将解雨臣胸口的血一点点晕染开。
         衬衫被浸透成血红色,在小巷的石板路上晕开朵朵血色的花。

评论(4)
热度(24)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