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黑花】违心

#时间线是小哥回来之后#
#梗源菲利普·拉金的诗《为什么昨夜我梦见你》#

        一切的宿命与纠结真的就那么轻易地结束了?黑瞎子嗤笑。他要做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不久之后他就要离开了,也许再也不会回来。
       原本不辞而别这件事,对于黑瞎子来说不难。可现在的他发现,他竟然不由自主地挂念着一个人。
       花儿爷。
       自己不辞而别后,他会怎么样?是否会受到打击,或是疯了般地去找自己?
       黑瞎子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不希望有别人掺和进来。
        特别是他……挂念的那个人。
       可若是要告别,又该如何启齿呢……
        “花儿爷……”
       那个玩世不恭的黑瞎子,第一次犹豫了。

        新的一天。
       当第一束阳光透过墨镜刺进他的双目,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开始辱骂、羞辱、挑衅解雨臣,用净各种方法千方百计地触犯那个他最爱的人的底线。
        也许只有彻彻底底地恨上了自己,他才会会对自己的离去无动于衷甚至高兴了吧。
        “人渣!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气急败坏的骂声传入他的耳朵,宛如利剑扎在心上。可他只能露出无常的猥琐笑容若无其事地走开。
        成功了。可为什么,自己内心比失败了还要痛苦百倍……
        深夜,黑瞎子望着院子里的海棠树在窗户上稀疏的投影,泪水悄然模糊了镜片。
        凌晨,他带上少得可怜的行李,静默地离开了。

        其实每一次黑瞎子骂他、挑衅他,解雨臣从来都没有丝毫的生气。
       他的内心仅仅只被深深的痛楚所充斥着。每次他都想说瞎子你的演技太差了,可又如何能说出口。
        他知道黑瞎子这般大费周章的目的。因此他不忍拆穿。
       就让他以为自己不会思念他了,让他能够安心地做他需要做的事情吧。
       也许这是自己最后能为他做的事情了。

        多年后。

        解雨臣以为自己已经适应没有黑瞎子的生活了,可当有人向他打听黑瞎子的消息的时候,他依旧因努力忍住夺门而出的欲望而沉默许久没有说话。再次开口时,声音已变得颤抖而沙哑。
        那天他失眠了整整一个晚上。

       此刻,黎明时灰白的光线掠过他的头发。
       回忆击中痛处,像巴掌掴在脸上。
       ——多少事情以为早就忘记,却又带着更为陌生的痛楚回到心间。

评论(2)
热度(25)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