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故人辞

你好,我是薄奚辞.
无肝可爆的懒癌写手,一切随缘.
墙头不少,主食盗全.
盗笔偏原著向.
全职过激王左位.

君且随意,我自倾怀.

【解雨臣】绝唱

 

      梨园今日已是满座,声嘶力竭的喧闹不住地从大门传来。京城名旦解语花要在今日献唱《霸王别姬》的消息早在一个月前就已传遍了北京,梨园管事自作主张地将票价翻了个倍仍抵挡不住热情的群众,当真是一票难求。

       内室的解雨臣仍在不紧不慢地描着眉。唯有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开嗓。
       班主又一次相催。终于,拿起鸳鸯剑,戴上虞姬冠,他跨上舞台——一袭华服,一抹浓妆,就那般迈向台中央,开嗓便唱。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
       京胡的声音瞬间盈满整个戏园,台上的解语花扬袖、抬眉,唱出了虞姬的悲愁,也唱出了自己的无奈。
      “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梨园中充斥着听客嘈杂的说笑声、吃喝声。其实此地并无几个懂戏之人——他们不论戏的好坏,只论戏子是否有名。若能有幸听到名家的一出戏,既抬高了自己的身段,也又多了酒后的谈资了。
       “好!”稀里哗啦的拍手叫好声中,又有多少是真心诚意,有多少是人云亦云?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
       衣香鬓影、灯红酒绿里掩过了多少不得已的叹息?戏子精心描过的眼中,一折一合的变换中又看过多少别离?解雨臣看够了,受够了这一切。他想要逃离,逃离这场繁华的闹剧。
       “月色虽好,只是四野皆是悲愁之声,令人可惨……”
       所谓戏子无情,那是因为他在这场闹剧里先醒了过来。而那群戴上面具尔虞我诈,转头却用烟杆麻痹自己的人,倒是真正无情的人。
       戏散了,人走了。
       或是继续麻木奔走,或是做那些令人厌恶却无奈不得不做之事情,没有人关心。
       夜已深,解雨臣只身一人坐在清冷的戏台上,没有泪水,只有空落落的孤寂。

评论
热度(42)

© 青山依旧故人辞 | Powered by LOFTER